2011-10-23 LISP发明人John McCarthy逝世, 享年84岁

Category: /blog /story
Tags: story

又一位老帅哥加大牛走了. 其实只是这张照片帅, 平时很不修边幅.

John McCarthy

我当年上人工智能这门课的时候就是被他发明的这个名叫”Lost In Stupid Parenthesis” (LISP)语言折磨得死去活来. 记得那时用LISP写程序在学校的公共机房一直做到夜里两点也还没做出来, 校车已经没有了, 只好到系里的机房接着做到7点多. 真是恶梦啊. 那时一边做一边骂, “什么人工智能, 大哥我有人工, 也有智能. 我告诉你怎么做, 你给我学分行不?” 不过骂归骂, 最后我是那班上得分最高的145分. 因为我把Extra credit也做出来了, 当时手里拿着薄薄的几页纸激动得不知道是该骂娘还是抹眼泪了. 经过这门课后, 我对functional programming基本敬而远之, 真是伤不起.

然而过了这些年却发现如今坊间流行的这些个语言排着队的把funtional programming加到自己新版本的feature里. 今年我也学了Clojure和重拾起Javascript, 发现这些新袋子装的还是旧酒, 而且用起来那么自然. 我不禁沾沾自喜”是不是俺上层次了”. 呵呵.

LISP是我自己感觉最另类的一个语言. 计算机语言进化了五十年, 每个语言都是在其它语言的基础上, 指出别人的不足, 然后自己弥补不足, 或是实现新的解决方法, 形成自己的特点. 唯独LISP这个历史第二悠久的语言, 有点象孔孟老庄的思想, 言简意赅, 一下子达到很高的高度, 后人只有仰望借鉴的份, 直到现在也无法超越. 我最近正在看Clojure, 觉得这家伙颇有资质, 拿来主义把LISP和Java揉在一起, 这个想法有点媚俗但是太有煽动性了. 我下一年的打算就是继续学习Clojure, 和Python/Javascript对比下哪个更适合给小孩子讲编程.

关于LISP的两个小故事.

  1. 我学LISP时老听同学抱怨LISP没什么用, 白费时间, 将来工作也用不上. 我自己也同意这个观点, 真是弱啊. 后来Paul Graham在”Hackers & Painters”里讲他发家卖给Yahoo的系统就是用LISP写成的. 核心部分只有几千行, 他都不好意思要多少钱. 他的经纪人求他”大哥啊, 求您了, 千万别往少说. 你要是开价低于两百万, 根本就没人鸟你”. 呵呵. 当然后来他自己成了投资人就不这么看问题了. 在书里他把LISP大大夸了一通, 说他侦察竞争对手动向的时候就看他们的招聘广告. 如果看到找Oracle程序员就很放松, 如果是招LISP程序员就上升到警戒级了. 他还提到了Orbitz用LISP实现的搜索系统一举击败业界当时的前两名Expedia和Travelocity. 要知道Obrbitz比那两位进入市场整整晚两年, 在资金人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靠的就是LISP这样的大杀器.

  2. 有一回Peter Novig在斯坦福演讲. 这老哥是人工智能界里的大牛, 同时精通Lisp, Python等几种语言, 差不多是达摩七十二技里通了三十六种那个级别. 演讲完的问答时间里, 第一个问问题的居然是台下一个胡子拉渣的老头儿, “John兄有何见教?” Novig必恭必敬. 老头儿只问了一句Python能不能把代码当成数据一样随意把玩. 答曰”不能”. Novig在台上又等了一会儿. 两人都没再说话. 无语胜千言. 我想象中禅宗问答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评论

提示

  • 如果看不到评论部分, 请暂时关掉adblock in Firefox/Chrome
  • 本网站使用Javascript实现评论功能, 此处外链对提高您的网站PR没有帮助. (潜台词: 请不要灌水,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