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08 Dennis Ritchie逝世, 享年70岁

Category: /blog /story
Tags: story

今天我在wikipedia上看到Dennis Ritchie去世了. 这位老先生在我心里实在是大牛啊. Jobs去世对我没什么影响, 我不拥有任何iDevice, 使过从OS7.5至OSX几代操作系统, 实在不能象其他人那样深爱它的设计和界面. 而Ritchie设计的C语言陪伴了我整个大学生涯, 他的UNIX设计影响我每天的工作和生活. 做技术的人大都是踏踏实实地通过科技进步来推动社会前进, 即使是巨人也是默默无闻. 不象有些CEO赚足了你的钱还能忽悠来鲜花和掌声.

Dennis Ritchie

老帅哥一枚啊.

老先生有句名言:”UNIX is basically a simple operating system, but you have to be a genius to understand the simplicity.” 直到现在我也不敢夸口说我理解多少Unix simplicity. 大概是因为他那句更有名的被误传多年的 “/* You are not expected to understand this. */” 所致. 我经常感叹的是那时候的设计理念是实现在大约64KB物理内存的限制上, 可是在内存达到64GB的今天, 几乎所有的概念都没什么重大变化. 这设计可真是牛啊. 不象DOS/Windows, 一个版本和上一个版本之间的兼容问题浪费了多少人的时间和金钱.

我上大学时学校教的计算机语言是Fortran, 因为我所在的是工科系. 计算机系教的是Pascal. 那时有学生开课赚钱教C语言, 我就报名了. 记得我用的教材是谭浩强写的教材, 老师说有机会去读K&R写的书. 可是我从来没机会见到那本书. 还是多年以后才看的. 才知道那个’R’就是这位Ritchie. 那本书大概影响了几代程序员吧. 有人笑话程序员写信都拿分号结尾还是C普及以后才有的这个笑话. 很多人在留言上就只写了一个’;’来纪念Ritechie去世.

我真正喜欢C是在学会了指针这个概念以后. 那时我好象真正理解计算机是咋回事了. 那感觉充满了敬畏. 学Fortran象是民工在干活, 用C则好象在一个神秘的内存空间里小心翼翼地前进探险, 一不小心就被”segmentation fault”给踢飞了. 多年以后我爱人问我老写程序有意思么, 我毫不犹豫地答曰”有”. 那种喜悦和满足感就是从学C开始体会并保持至今的. 为此我特感谢这些个Unix/C大牛们. 虽然现在我每天的工作不用C写程序了, 但还是依然喜爱C. 这种喜爱对之后出现的C++/Java等OO Languages就没再有过. 我自己也很奇怪, C不是我学的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语言, 咋就这么情有独钟泥? 可能的一个原因是C实在太简洁了. 到后来我特喜欢Python, 有一个原因就是它很简洁, 并且可以很方便地和C lib相互调用.

记得曾经有一个漫画讲一个科研中心大厅中央放着一个玻璃罩子里面有一个算盘. 上面写着”如果一切都失灵了, 使用这个”. 现在每年都有新的计算机语言不断涌现, 对于我来说, 它们就象我经常使用的table saw/circular saw/jig saw, 而C语言就象我工具箱里永远准备好的hand saw和那个玻璃罩子下面的算盘.

老先生去世是因为他的病一直不能确诊. 这点我特有感触, 我老妈也快70了, 也是身体不好大医院跑了很多还是不能确认病因, 让我一直郁闷不已. 人体不是开源系统, 出问题不好测试, 而且西方这种靠统计样本总结治疗的方法对小样本的病历根本不合适. 再加上现代法律的威胁, 谁也不敢有出格的治法. 看看现在手机/tablet的专利大战就能窥一斑.

还是Den的理念简洁而自由.

void main(){
  printf("RIP, Dr. Ritchie. \n");
}

这个slide对Unix总结得很好: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The Unix Legacy

James Gosling(Java他爸): I’ve run out of adjectives

评论

提示

  • 如果看不到评论部分, 请暂时关掉adblock in Firefox/Chrome
  • 本网站使用Javascript实现评论功能, 此处外链对提高您的网站PR没有帮助. (潜台词: 请不要灌水, 谢谢)